作家如何找寻建设自己的心灵故乡

2019-11-01 19:56:58

宋宝英/制图学

联系了许多年轻的作家和读者后,我发现他们都非常关心这样一个问题,即作家、作家、伟大作家和作家与读者心目中的大师之间的区别?

我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提到作家和学者在这方面的讨论,我们能做出这样的区分吗?例如,它描绘了战场上的一个场景。战斗双方都是八路军和日本鬼子,或者国民党军队和日本鬼子。如果他简单地描述了八路军战士或中国战士昂首挺胸,勇敢地顽强地战胜日本侵略者,那么他就是故事的作者。他是一个作家,如果他看到双方都在战场上战斗,不管是八路军、国民党军队还是日本鬼子,都是工农的儿子,他们的父母努力用一口米饭和一瓶牛奶喂他们,看到他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在他们身后哭泣。

一个伟大的作家和一个作家有什么不同?一个伟大的作家和一个作家的区别在于,伟大的作家找到了发动这场战争的邪恶的人,使人类像野兽一样互相争斗,并摧毁了他。然而,文学大师不仅能找到邪恶的人,还能用思想影响他,使他跪在良心和正义面前,深深忏悔。不仅仅是摧毁邪恶的人的身体,而是拯救他的灵魂。

例如,在《复活》中,托尔斯泰塑造了一个忏悔并为过去的错误赎罪的角色——聂赫留朵夫。在这部作品中,一个年轻的贵族引诱了玛丝洛娃,她姑姑家的女仆。她怀孕后,被赶出家门,后来成了妓女。她因偷窃而受到审判。这位贵族以陪审员的身份出庭,当他看到他以前勾引的女人时,受到良心的谴责。向法官申请许可后,他想嫁给玛丝洛娃以赎罪。这部作品出版后,深深震撼了读者,也是世界著名文学大师托尔斯泰的巅峰之作。

托尔斯泰说:只有当我们回到我们的内心,坚持我们的精神本性,我们才能足够强大,不容易被他人和环境影响和困住,我们才能避免接受错误的人生观,不能自拔。我认为拥有这样的“清洁能力”也是一件幸运和快乐的事情。

那么作者是如何成长的,经历了几个阶段?他们有什么样的精神世界?

一些刚开始写作的年轻人带着他们自己的作品来找我,说他们年轻时就写了他们的家乡、田野、山川和池塘...报纸和杂志上也发表了一些关于我父亲、母亲、祖父、祖母、兄弟姐妹的作品...他们说的和写的都是真的,他们亲眼所见,有些人一边写一边哭...

听完后,我只能鼓励。他们在文学写作方面有很大的潜力,应该继续写作。但经过思考,我知道他们目前正站在文学艺术的门前,一只脚在里面,一只脚在外面,有些人甚至徘徊在文学的门外。我认为这也是文学创作的第一阶段,童年视觉写作。

还有一些年轻人告诉我,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写作,发现我写的故事离不开我的家乡。山脉、土地、方言、当地语言、文字等等似乎都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我冷静下来想敲键盘时,他们都冲到我面前。如果我写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我在键盘上的手会感觉不太灵活。我想说,你在寻找你的精神家园,所以你可以一直写下来。

是的,在爬了几十年的棚架后,我仍然记得我只是写了一点关于我家乡东北的黑土,满族的故事和东北的风俗,并没有离开长白山和松花江地区...

我不禁想起鲁迅的《阿q正传》,其中阿q临死前试图绕圈。回头再看一遍,我慢慢地觉得似乎是我...

作家茅盾说:“我们经常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遇到‘阿q’人物:我们有时会反省自己,经常怀疑自己是否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阿q’元素。......我也觉得‘阿q阶段’可能并不完全是中华民族独有的,就像人类共同的弱点一样。”

我们读过的鲁迅的许多小说都是关于我们的家乡卢镇的。沈从文写了许多关于家乡水原和凤凰城的小说。莫言的许多小说都是在他的家乡高密县东北乡写的。......这些地方和作家有什么关系?

莫言说:“作家的故乡不仅仅是指他父母的国家,也是作家度过童年甚至青年时代的地方。这地方有你妈妈生你时的血。这个地方埋葬你的祖先。这个地方是你的“血泊之地”。"

童年的经历令人难忘。童年的风景印在我的脑海里。童年听到的故事充满了真、善、美。里面的人类故事清晰如泥、莲花和清水。这是一个任何作家都逃不掉的写作场景。但是要把它变成一部文学作品,必须看作者的思想水平。作品反映了作者的思想,哲学高于思想,宗教高于哲学。这是作家的精神世界,也叫精神故乡。

对精神家园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解释了灵魂深处的精神世界和去那里的渴望。这个地方不是我们当前现实社会中的一个地方,甚至我们从未去过那里。因此,家是作家文学创作中的一种语言。用这种语言,作者保留了故事、记忆和思想。世界上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而且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像春风微微吹动一样。天地之间,世界逐渐不同。花、草、砖、瓦、一缕风、一丝悲伤、一扇窗户、一盏灯、一个影子、一片树叶、一声哭泣或一声呻吟、我家乡的一粒灰尘,早已附着在我身上,铭刻在我的心灵、我的身体、我的皮肤和头发、我的骨骼和血液中,因为我的家乡是我生命的开始,注定是我生命的终结。

正如莫言的小说《青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一样,它首先以独特的文字形式叙述。本书通过剧作家“我”与日本朋友杉山义男的书信往来,讲述了“高密东北乡”的“阿姨”的故事。一位农村妇科医生的“阿姨”一生中接生了数千个婴儿,但那些本不应该引产但却被迫引产的“大月孕妇”却坐了下来,饱受疾病之苦,有些人甚至失去了生命,那些因引产而死亡的婴儿被无情杀害。因此,在她晚年,姑妈“为自己接生这么多婴儿的光荣事迹感到自豪,为自己杀死这么多生命感到懊悔,甚至为那些亡灵感到懊悔”。

还有一位女作家迟子建,她的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了茅盾文学奖。这是一位90岁老人的回忆录。她是一个国家中最后一个成为酋长的女人。她一生中经历了他们国家的衰落和融合。当然,这样的血泪史也承载着她对家人的爱,并为家庭的逝去而悲伤。每个部落都彼此相爱,团结起来建设自己的新家园。

阅读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鄂温克族的土著生活随处可见。整篇文章充满了与诗歌相似的美和幻想。当我们接触到这个国家的生活和进程时,丛林生活,实际上可能是非常困难的,用美丽的词语来描述。难怪在小说的结尾,当现代生活开始入侵鄂温克族时,我们不知不觉地感到了那种困惑和困惑。

迟子建的作品大多描写东北冬天勤劳善良的人们和白山黑水的人们。它们不仅在北方寒冷而粗糙,而且在全世界飞舞的纯净雪花和春天下雪的味道。它们是热炕上人性的温暖,桌上炖的酸菜,白肉和血香肠,还有酒壶里微弱的温暖。有一件事,有一件事,他们的精神世界表现在他们的话语中。大兴安岭北极村的女儿迟子建,将永远在蓝天和白雪的映衬下观察和诉说自己的故乡。

作家通过文学告诉我们,文学是非常浪漫和丰富多彩的,生命树是常青树,思想总是在变化,充满活力。它要求真正的作家在红尘的浪潮中冷静下来,放弃一些实用性,忍受孤独而不要用云彩遮住眼睛。作者在思考,思考,思考,一个人怎么能像人一样生活,而不是像老虎、豹子、狼、猪、马、羊和牛一样生活。既然他是人,他就必须在思想和精神上获得自由和解放。他在世界上的一些领域,特别是在精神领域的一些地方,看到了不人道、不科学和不友好。他用自己的思想创作了文学作品,为的是不懈地、不屈不挠地寻找和建设自己的精神家园。

福建11选5

上一篇:水皮:「谈股论金」经济向左,股市向右,不可持久

下一篇:金牛长城苑 VS 沙湾邮局宿舍,哪个更宜居?

© Copyright 2018-2019 meteoriteshow.com 蒿坪鸣矣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